http://rufu90229.pixnet.net/blog/post/31145609   https://www.facebook.com/rufu90229   mailto:rufu90229@gmail.com   https://www.plurk.com/rufu90229

HAPPY

第四十九甜 黑暗的半年

《糖都遊學記》

姚念廣/圖.文

第四十九甜 黑暗的半年

  三年級的下學期,是系籃球隊非常重要的季節,因為校內的籃球聯賽將在本季中開打,大家都想把自己的系隊名次推上最高峰。我花了很多的時間在鍛鍊,最困擾我的膝蓋舊傷沒有問題了,打籃球也邁入了第十年,體能、技巧和經驗各方面都是最棒的狀態,現在正是我的巔峰。同時,今年接下隊長棒子的我,將在本季帶領著我的隊友們向工科的列強們挑戰!滿腔熱血的我,卻想都沒想到,這第十年並不是讓我展現巔峰狀態的一年,而是不得不從籃球場完全退出的一年……

 

 

眼球改造

  大三下學期的一天,冬天剛過去,春天才來沒多久,晚上天氣還是帶著寒意,雖然很想偷懶,但是身為球隊隊長,就是要以身作則,所以我沒有取消寒冷的晚上的練球,而且還提早一個小時到虎科大的籃球場。

  等到全員到齊以後,我認為本季球隊最重要的事是校內聯賽,熟悉比賽的感覺,還有累積比賽的經驗,當前之下這兩者是最重要的,所以降低了基本訓練的比例,然後增加了練習賽的比例。今天就如往常的進行練習賽,被我對到的是學弟,基本上我是籃球校隊級別的運動員了,所以一整場學弟都被我守死,普通的學生通常是很難通過我的防守的,並不是我特別厲害,只是因為經驗值上的不同。

  練習賽來到了下半場,學弟運球過半場後,沒多久又被我死守了,他嘗試想要運球過我,但在我眼裡,其實他的動作和球速是很慢的,所以我就很輕鬆的把他的球給抄掉了。抄掉球以後,通常就是發動反快攻,當我要發動反快攻的時候,忽然「碰!」的一聲,眼前一片黑暗,我……倒下了!

「阿廣!」

「隊長!」

「阿廣!阿廣!你沒事吧?」

「有沒有這麼樣?」

「學長對不起,學長……」

  大概五秒鐘過去,趴在地上的我醒過來了,挺起上半身,發現隊友們都圍繞在我身邊。我努力回想了一下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啊,我剛抄走學弟的球,然後要發動反快攻的時候,學弟不知道是想阻止我發動攻勢得分,還是被我死守到很悶所以出拐子了,總之他的拳頭就直接打到我的左眼上,導致我現在才會趴在地上。

「阿廣,你眼睛流血了耶!」

「真的耶!」

「天啊!」

  隊友們紛紛驚呼。

  此刻,我的左眼就像日本動漫《火影忍者》裡的佐助,使用招式「天照」之後眼睛會流血那樣,眼睛瘋狂飆血啦!不久後,左眼就視線模糊了,看不到了……

「走,我帶你去醫院!」

  同班又是隊友的阿龐見狀不對勁,馬上把我扶了起來,準備載我去醫院。

「阿龐,記得去醫院之後,要打電話跟我說阿廣的狀況哦!」

  同班又是隊友的西瓜在後面跟阿龐大聲的說。

  阿龐騎車載著我,闖了不知道多少個紅燈,先送我到最近的虎尾台大醫院急診室,結果發現當時沒有能處理眼科的醫生,就又在二十分鐘以內趕到斗六市的成大醫院急診室,也是沒有眼科醫生值班,最後到了斗六市的台大醫院急診室,終於有眼科的醫生了,這時我切身體驗到了偏鄉地區的醫療人力缺乏。因為我處於出血狀態,醫生很快就來了,他先幫我進行外傷的處理,還有確認我的意識,因為眼睛算是頭部的部分,有腦震盪的風險。緊急的外傷處理後,也確認暫時沒有腦震盪,醫生就讓我離開醫院,等過了一個星期再回去回診檢查。

  回到虎尾鎮的租屋之後,我跟學校請了一個星期的病假,後續也在友人智群、啾a和俊豪的照顧之下,好好的進行休養。我記得第一天智群還讓我住他家,怕我會有什麼意外這樣,超貼心的,哈哈哈!

 

 

  一星期後回診了,雖然眼睛還有點腫腫的,但醫生說檢查沒什麼問題,我也就開心的準備回去學校上課。但是,傷害卻遠遠超過我的想像,又過了一個星期左右,有一晚我發現我看東西的時候,左眼右下角會有一個很像蚊子的黑點,我馬上背脊發涼的察覺不對勁!我決定隔天要再跟學校請假,然後回去斗六台大醫院檢查。

  隔天早上,我起床了,發現自己看東西,不再是小蚊子的黑點了,而是左眼右下角有一整塊都是黑暗的,畫面好像被黑洞吞蝕了一樣……可以肯定的就是「出事了!」,我怕我做完檢查後會沒辦法一個人回租屋,便請智群陪我去醫院,智群知道我很害怕,趕快載我來到了斗六台大醫院。到了醫院,醫生聽了我的狀況述說,醫生說很可能是「視網膜剝離」,並請護士幫我點散瞳劑,想要看我的眼底狀況。散瞳劑要發揮功效,是需要半個小時以上的時間的,心裡不安的過了半個多小時,我的瞳孔散開了,護士趕緊讓我進去診療室給醫生檢查,醫生檢查之後,確定說這是視網膜剝離沒錯了,是一個會導致失明的嚴重症狀,所以是急症不能拖,他先用對人負擔比較輕的雷射方式,試試看有沒有辦法擋住剝離,如果擋不住,就要趕快動手術了。

  我坐到了白色的雷射機前面,雷射機長得很像我們去配眼鏡量視力的機體,只是不同的是它多了把頭綁住的固定繩,避免患者受不了雷射的不適感而亂動。醫生用一種有麻醉功能的眼藥水點在我眼睛,然後把我的頭綁在雷射機上面,再用一個透明冰冰的東西把我的眼睛給完全撐開,便開始進行雷射。雷射的感覺不會痛,但是眼睛會非常非常酸,酸的感覺比痛還痛苦,是會不自主眼淚狂流的。

  雷射完之後,醫生說要等兩個星期才會見效,兩個星期之後再回去檢查。接下來這兩個星期,我雖然都有去學校上課,但以眼睛不適為由,停止了對於籃球隊的工作,把工作暫時都交給副隊長坤志,並且向所有關心我的人隱瞞視網膜剝離的事情,這件事只有智群、啾a、俊豪和我的主治醫生知道。

  又過了兩個星期之後,啾a載我去斗六台大醫院,醫生檢查後發現剝離的範圍沒有擋住,而且擴大了,馬上幫我轉診給他的學長,他的學長當時在虎尾台大醫院,我們就從斗六市趕回了虎尾鎮。虎尾台大醫院是新蓋的,遠遠看很像歐美的博物館,一點都不像醫院,中庭還有歐式庭園,很漂亮。裡面的整體環境也很高級,不管是手扶梯還是販賣部都有,牆上掛著很多幅畫,診療室外都有大電視,我覺得就環境部分的等級就超過了台北的幾間大醫院。

  給轉診後的新醫生檢查,不愧是學長,不管是檢查的動作,或是說出來的話,都比他學弟還要來得穩重跟專業。他看了一看,跟我確定是要動手術了,他看我的戶籍地是在台北,確認我的家人也都在台北後,就介紹他台北的學長給我,要我趕快趕回去台北接受手術,因為術後一段時間的行動會很不方便,最好要有家人照顧,不然的話,其實馬上就要在虎尾台大醫院這邊動手術了。聽到要動手術,其實我是非常害怕的,但也只能勇敢的面對了。

  我害怕但不失冷靜,因為有些事情在我今天緊急回台北準備動手術以前,是要趕快處理的。我打電話給我台北的家人,簡單的述說情況讓他們知道我要回去動手術了,只聽到他們在電話那一頭大呼小叫的,是的,他們被嚇到了;我打電話給我的系主任老闆,希望他幫我跟系上談條件,讓我最大限度的請假,等我手術完回來,我就算綁著紗布只剩下一隻眼睛,也會去學校上課,該參加的考試會參加,該交的功課也都會交,而且成績都絕對不會馬虎,請系上不要讓我走上休學的路;我再把我從籃球校隊時期就珍藏的籃球兵法書,趕緊拿去送給了副隊長坤志,表示我真的要卸下籃球員的身份了,球隊就麻煩他了;最後,我通知了我的商科小組夥伴們,表示多項小組前期製作的工作我沒有辦法參與,非常的抱歉,但是請把後續的報告製作和上臺演說留給我,不要因為我的傷就包庇我,我不會馬虎的。

  事情都辦完了,啾a載我回到了租屋,並且把情況告訴俊豪跟智群,他們了解到我的情況以後,我把租屋鑰匙給了他們保管,房間裡面的東西暫時就請他們照顧了,並且請他們幫我跟佛心好房東說一下我回去動手術的事。我在租屋用一個雙肩黑背包裝著簡單的行李,就準備去統聯客運站點買車票回台北,智群知道了,表示要騎機車載我過去客運站點,雖然客運站點離我們的租屋只有幾步路,但是他堅持想送我一趟,我也就讓他載了。

「念廣,開完刀之後,要打電話或傳簡訊回來跟我們報平安哦!」

  俊豪在我們兩個臨走前,在租屋一樓門口特別的叮嚀。

  我和智群到了客運站點,買票時發現離發車時間還有半個小時以上,我便跟智群說我想去吃東西,畢竟我跑了一整上午的醫院,然後又一直打電話處理事情,肚子現在好餓哦。智群便說要不要去吃藤原壽司?嗯,我想一想,好啊,就去吃那個,那家便宜又好吃。

  藤原壽司跟客運站點同樣都是在林森路上,而且離客運站點很近,大概騎車不到五分鐘而已。我們到了店裡,平常我為了省錢,我來這裡都會叫最便宜的蓋飯來吃,然後一直喝湯和飲料灌飽自己,但今天,我叫了店裡最貴的壽司禮盒。壽司禮盒,上面有各種常見的花壽司和握壽司,用一個大圓盤裝著,裝盤得很漂亮,份量大概是三人份,但全部由我一個人狂吃著,總覺得想用「吃」來發洩我心裡的憤怒:「為什麼視網膜剝離會發生在我身上?我明明那麼的努力在過生活!為什麼?」坐在我對面的智群看著我,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有一點被我嚇到的感覺。

「嗯,吃飽了,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走吧。」

  吃完壽司禮盒以後,我請智群載我到客運站點,然後踏上了來到統聯客運,往台北的方向前去……

「念廣,再見……」

 

 

不要再說啦!

  我的視網膜剝離,已經來到了一定要動手術的惡劣狀況,不動手術的話,我的左眼就會失明,然後就要像庫洛姆.髑髏、伊達政宗或是夏侯惇那樣戴個時尚的眼罩過一輩子了。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坐客運於晚上回到了台北,手上緊拿著轉診單,馬上勞煩父母戴我去虎尾醫生推薦的醫生學長那裡-新北市的署立雙和醫院,準備動手術和住院等相關事項的安排。

  到了醫院之後,雖然有拿轉診單,但還是要排隊的。在診療室外等待護士通知的期間,由於對於眼睛動手術的恐懼,除了害怕還是害怕,父母的安慰話語都沒在聽,腦子一片混亂。就當我處在混亂之時,後方一段對話打進了我的腦袋:「妳的眼睛怎麼了?」

「這是動手術啦!」

  有兩位婦女正在討論動手術的心情,聽到「動手術」這個關鍵字,讓我忍不住長耳朵偷聽。

「會不會很可怕呀?」

「超可怕的!到時候,妳的眼睛都會看得到那些手術工具呢!像是麻醉針、手術刀和撐開眼睛的夾子都有!而且麻醉了以後,還是超級痛的!」

「唉呦!聽得我心臟都快沒力了!」

「妳是要來動什麼手術啊?」

「喔?割雙眼皮啦!愛漂亮嘛!哈哈哈!」

  彷彿身邊的聲音都消失了,整個世界就剩下那位小姐和人妻的對話。小姐好像挖到寶藏一樣,快樂的分享她可怕又噁心的眼睛動手術經驗,而人妻就好像不敢聽鬼故事卻又愛聽那樣,一直說自己好怕又一直問。問到最後,人妻便說她聽了心臟都快停了,然後人夫在旁邊安慰她……妳是因為要割美美的雙眼皮才跑來動手術的,心臟停個屁啊!怕痛就別割啊!為了避免失明被迫要動眼部手術的我心臟才要停哩!唉,抱歉,我情緒現在比較不穩定……

「姚念廣先生!換你嘍!」

  啊,終於……

 

 

非常遺憾

  經過醫生檢查了解剝離的情況之後,就和我討論手術的選擇,一切都安排好後,明天就會動手術了,今晚則要先住院一晚。我請父母先回家休息,明天再過來,畢竟他們也工作了一天,很辛苦了。他們離開以後,晚上的冰冷黑暗的病房裡,陪著我的是兩個沉睡的老先生病人,還有陪著老先生的看護,看護也都在小折床上睡著覺。我看著漆黑的天花板,看著少了一塊視野的世界,然後這個世界開始霧了起來,被我的眼淚所淹沒……這麼多天以來,現在的我終於止不住淚水,在病床上痛哭了起來……

「為什麼是我?」

 

 

「放寬心。」

  廣爸安慰著準備要進手術房的我。

「我們會在外面等你。」

  廣媽也在安慰我。

「嗯,手術完,幫我買中和廟口的藥燉土虱和水煎包,我要吃那個。」

「喀嚓。」

  護士從手術房門走了出來。

「姚先生,那我們進去手術室嘍!請父母在外面等待,手術時間預計是三個半小時以上。」

  護士把我推進了手術室,此刻的我完全不知道手術室長什麼樣子,因為我恐懼得不敢張開眼睛,完全不想看到裡面的畫面。

「姚先生,等一下我會幫你打三針的麻醉針,因為是半身麻醉,所以還是會有痛的感覺,如果痛得受不了,要記得說。」

  啊,是醫生的聲音,這表示我已經到了手術臺了。

「好,麻煩醫生了。」

  手術要開始了,護士在我的嘴巴上裝上呼吸罩,然後把兩塊綠色的布蓋在我的臉上,而留下眼睛的孔,護士的前置工作差不多是這樣。之後換醫生過來,用一個像夾子的儀器把我的眼睛撐開,然後我就看著他拿三枝針很長的麻醉針孔往我的眼皮打進去,超級驚悚的!而且又痛又酸的,好像在被嚴刑伺候一樣!麻醉效果出來以後便開始進行手術了,手術過程的自己有如被嚴刑拷問的犯人,全程眼睛都被撐開,所以完全看得到一種又一種的手術工具刺向你的眼睛。雖然有麻醉,但手術進行到眼睛內部以後,是麻醉不到的地方,痛到一個不行!人生身體最痛的一次!而且還聽得到動手術的聲音!我第一知道原來眼球也可以發出像是鋸木頭般的聲音呀!

  「網羅所有的夢想……尋找渴望的東西……ONE PIECE……」這個是《ONE PIECE》第一代主題曲《We Are!》的歌詞,手術過程之中,我一直在腦海裡唱著各種的動漫歌,尤其是熱血派的,激勵自己撐過去!

「好了,手術成功,請帶姚先生去恢復室吧。」

「是。」

  啊,第一次覺得三個半小時這麼漫長啊……

 

 

  視網膜剝離很痛苦,手術前必須忍受無限想像的恐懼,手術過程則是如同被嚴刑伺候。手術完之後,醫生安排了我在醫院總共住了八天。整整八天,每天的生活就是發呆和睡覺,然後再醒來吃飯,吃飯後再發呆和睡覺,然後再醒來吃飯,醒來後再發呆和睡覺,然後再醒來吃飯,吃飯後再發呆和睡覺,然後再醒來吃飯,醒來後再發呆和睡覺,然後再醒來吃飯,吃飯後再發呆和睡覺,然後如此循環……因為我完全不想聽廣播或是有其他的娛樂,我只想一個人靜靜的。

  因為父母白天要上班,所以只有晚上才會帶宵夜過來給很虛弱的我,大概只有這個時候我會興奮一下下,其他時間心理都很沉靜。但也有例外的時候,大概就是聽一號床老先生耍脾氣鬧他的家人,上演有如電視劇《夜市人生》般的戲碼,或是三號床老先生和他數不盡的朋友(和女性朋友)談論家族事(還有和女性朋友談「大人的事」),還有年輕的護士小姐每天換藥四次和我小小哈啦一下的時光吧。

  由於動手術的關係,眼睛貼了由多層紗布和鐵罩所構成的「戴上去就會看起來很虛」的眼罩,眼鏡就變得很難戴,索性就不戴眼鏡了!除了第一天眼睛太痛,眼睛張不開,完全是處在黑暗的世界以外,之後幾天都是身處馬賽克的世界,所以每個來跟我講話的護士小姐,我都只能靠腦補來完成她們的長相……唉,真是非常遺憾啊!呃……我指的是,以後走在路上,如果遇到了,不能跟她們說謝謝,感到非常遺憾,沒有別的意思,真的!

 

 

音質與疼痛

  手術完在醫院住了八天後,醫生確認手術情況良好,准許我回家休養了,不過還是被醫生下達了「少動令」,以免讓好不容易手術貼回去的視網膜又掉下來。就算出院了,回家之後除了上廁所和吃飯,大概只能乖乖躺在床上了。

  在家休養這段時間,我能做的殺時間方法,就是把眼睛閉起來,只用用耳朵聽廣播、聽電視和聽音響播歌,因為手術完之後的眼睛是非常痛的,那麼人的兩眼基本上是連動的,沒動手術的眼睛動會連帶影響到動手術的眼睛,所以能閉著不用就閉著不用。當然,還是會有忍不住睜開沒動手術的那隻眼睛,偷看一下電視的時後,像是台灣電視劇《夜市人生》金居福一家人出場的時後,因為他們金家爆點太多了,像是麥可飛車、北斗爆橘拳和顏射珍奶等等,都是經典橋段,只能說編劇真有「創意」!或是某電視廣告介紹西遊記是戀愛故事,要不斷打敗其他女人,然後就可以和師父去取經的故事,害我忍不住又睜開沒有動手術的眼去看,真是害我不淺的廣告啊,科科……

  這段休養期間,我發現到一件趣事,就是當我聽到政論節目上那些嘴砲吵架聲,或是樓上在敲釘子等吵雜聲,眼睛會變痛!而聽到歌手的歌聲,或是主播甜美清晰的聲音,眼睛就會變舒服!這真的是非常有趣的現象啊!這段期間有兩位歌手的歌聲,是我在休養期間覺得最喜歡的,分別是林育群和Olivia Ong。

  林育群雖然沒有偶像派的外表,卻有著高亢的美聲,一唱出來,我就被他震嚇到了,也唱的太好了吧!這麼高音還不會破,真的厲害,不要管那些不懂得欣賞你的毒舌評審了,唱的比你好的有幾個?就在國外好好發展吧!而來自新加坡的正妹Olivia Ong,其歌聲真的是讓人非常酥麻迷醉呀!那歌聲清新中帶點慵懶,傭懶中又帶點嫵媚,嫵媚中又帶點清新,總之就是非常棒的歌聲,我愛。我的少動令一解除以後,第一件事馬上就是去把Olivia Ong在台灣發的首張專輯給購入,就可以知道我有多喜歡了吧!

 

 

他們團結了

  在眼睛視網膜剝離手術後,休養的期間,我可以說是卯起來狂吃、大吃、猛吃啊!為什麼要這樣?首先,是希望藉由吸收更多的養份,看能不能讓眼睛好得快一點。不過現實生活還是跟動漫的世界不一樣,不像日本動漫作品《ONE PIECE》裡的主人公魯夫,每次受傷吃肉就可以回復,然後再站起來跟敵人戰鬥,唉,好想活在《ONE PIECE》的世界裡呀……

  再來,可能是心理的因素,因為吃可以帶給我快樂和滿足的感覺!不過過於「縱慾」的下場,就是眼睛沒有好得比較快,倒是肚子長肉的速度越來越快了,可以說是用「三倍速」在成長啊!是因為戴上尖尖的鐵眼罩(角)和眼罩內紗布血紅(紅色)的關係嗎?

  看著身為前籃球員的我,肚子上的六塊肌就逐漸變成了一塊肌,好吧,再這樣下去是不行的,是該控制飲食的時後了!可是……我剛又不小心塞了兩顆粽子了啊!真是糟糕呀……

 

 

純粹養眼

  經歷失明之險後,我開始注意眼睛的日常保護和保養,其中在白天戶外環境戴墨鏡是重要的一環保護,不要小看太陽公公啊,聽說照太多牠綻放的陽光可是會傷害眼睛的!尤其我現在眼睛又比一般人脆弱,不保護真的不行啊……

  我發現戴墨鏡有其他的附加價值,像是在捷運上,常常不知道眼神要放哪裡,看對面的人又有莫名的尷尬感,而看書或玩手機又會傷視力,最後只好選擇閉著眼睛。閉目養神確實是可以適度的讓身心達到休息,不過有時後養神養過了頭,可能就會不小心睡著坐過了頭啊!戴了墨鏡以後,宛如變色龍般的有了保護色,你不用再擔心自己的眼神會被發現,想看哪裡就看哪裡!但前題是要戴深色的。

  像我喜歡創作,而我的靈感便來自於日常生活,所以平常就喜歡偷偷觀察路人的表情、動作和穿著打扮等等,戴上墨鏡後,就更可以光明正大的觀看捷運上的路人,不用怕眼神沒地方放,也就不用怕會閉目養神睡過了頭,墨鏡讚啊!

  但是,當我結束在台北的休養,返回到雲林縣繼續唸書時,常常會發現自己被路人的視線強烈關注啊!還好我是沒有「眼神恐懼症」的人,所以一般都是不管路人的眼光啦。不過,我還是無聊了分析了幾個原因,我想是路人們純粹好奇,畢竟那邊幾乎都沒有人在戴墨鏡的,也就是說,大多數的人並沒有墨鏡保護眼睛的觀念,戴墨鏡變成是一種很特別的事。當然,也有可能是路人覺得我長的還不錯,所以多看了兩眼這樣?

 

 

這點做不到

  因為打籃球受傷,造成我視網膜剝離和眼睛多重的傷害,還有可怕的心靈創傷後遺症,手術之後,我能做的,就是一邊上課,一邊休養身體,慢慢去調適心情的過生活,如此半年以後,我升上了大學四年級,這個時候的狀態,總算是可以回歸到正常人的生活了。

  雖說回到正常的生活,但身體有了不少限制就是了,像是打了十年的籃球再也不能打了,因為我不適合再從事較激烈的運動,怕會再次造成視網膜剝離。想到必須要放棄掉籃球,其實我是很不甘心的,但也只能學著接受,我記得我有一陣子都不想看到任何跟籃球有關的事物呢!

  除了要捨棄掉喜愛的籃球,身體也開始出現了一些後遺症,像是某些角度看東西,那個東西會像使用分身術一樣的變成兩個,兩眼的影像會沒有辦法重疊變一個。轉動眼球幅度太大時,會有卡卡的感覺,因為我眼裡有裝一個預防眼睛玻璃體被拉扯或分離的東西,光是適應它的存在,我就花了三個月。還有某些角度看東西會出現閃電,通常是越明亮的地方,閃電的感覺就越明顯,記得第一次看到的時候,我真的是有被嚇到背脊發涼!再來就是揮不掉的飛蚊症,那些紋路斑點已經不是蚊子,有些甚至跟蜘蛛網差不多,這個跟閃電一樣,也越明亮的地方症狀就越明顯。

  雖然每次大家問我眼睛的事,我都只對第一次的手術有深刻的印象述說,其他的事就直接略過,但為了這個視網膜剝離,其實我一共動了兩次手術和五次的雷射,其中第二次手術是後來要調整裝在眼球裡的東西而動的。經過這次的劫難後,我決定要好好保護眼睛,不要讓自己再動手術,因為一但生病了,累自己也累身邊的人。為了保護眼睛,我花了一點時間進行研究,發現其實保護眼睛的方法很簡單!就是多吃蔬果、多看遠方和適時休息,這些都很簡單的事情!但有一點比較有困難,那就是一天看電視不能超過一小時!

  每天看電視不超過一小時,這對愛看動畫的我來說太難了!我想不只是我,這對愛看鄉土劇的阿公、阿嬤、爸爸和媽媽這一類族群也很難啊!現在的鄉土劇隨便都嘛播兩小時啊!這對愛看日、韓劇的年輕人來說也很難,因為日、韓劇的播出隨便都可以超過一小時啊!這對一般愛看綜藝節目的觀眾也很難,現在綜藝節目隨便都一個小時啊!啊,要是身體可以追隨著科技的進步而跟著進步,變成眼睛可以瘋狂的使用,而且還會像肌肉一樣越用越強壯,不會有什麼視網膜剝離的問題,那就太好嘍!

虎尾台大醫院地址:雲林縣學府路95號

斗六台大醫院地址:雲林縣雲林路二段579號

斗六成大醫院地址:雲林縣莊敬路345號

藤原壽司地址:雲林縣虎尾鎮林森路一段533號

署立雙和醫院地址:新北市中和區中正路291號

 

 

*佐助:宇智波佐助,為岸本齊史作品《火影忍者》裡的動漫角色。

*天照:《火影忍者》裡的宇智波佐助之招式,後遺症是使用後眼睛會流血。

*庫洛姆.髑髏:為天野明作品《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裡的動漫角色。

*伊達政宗:日本「安土桃山時代」奧羽地方有名的大名。

*夏侯惇:中國「三國時代」的曹操陣營旗下之知名武將。

*中和廟口:指的是以新北市中和區的廣濟宮廟口為中心,然後向外發展出來的商圈,白天因周邊有菜市場,非常的熱鬧。

*《夜市人生》:民視電視台的八點檔大戲。

*眼神恐懼症:害怕被人們強烈關注的目光。

糖都封面

糖都,

從日治時期開始,

就被誘惑的甜味香水所圍繞至今,

聽說,

是個讓人呼吸都會發胖的美好小鎮。

end

---了解、追蹤或聯絡阿廣---

G P F E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姚念廣創藝坊

姚念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Yo-祐
  • 阿廣鍛鍊自己之餘還是要注意保養唷!別把身體搞壞了呢!

    眼球改造根本很痛苦呀(你真的太拼了啦
    哈哈哈哈 天照(喂 正經點

    有沒有搞錯 醫院沒眼科醫師 不過
    我能理解為什麼 因為醫療業都很辛苦滴

    哇塞!視網膜剝離
    這情況真的很不妙呢! 

    雷射很酸呢 雷射痔瘡更是酸爆了!

    害怕之餘還能保持冷靜真的很厲害啦!委屈你了呢!

    想不到從火影忍者轉移進化到了家庭教師 有趣的地方真的很有趣
    但痛苦的地方 看到阿廣形容 我非常能感同身受!!

    阿廣真的是辛苦你了呢 不過 每個人都有他這一生該去面對的痛苦
    也可以這麼說
    人活在這世界上 沒有一個人是沒感覺不痛苦的 



    你可以這樣想 是痛苦要吞噬自己 還是你吞噬它

    想當年我也有碰過痛苦得嘶心裂肺 想要輕生的念頭



    我不能這麼弱 我不斷的激勵自己 然而現在的我雖然依舊痛苦



    我覺得吃苦當吃補 必有他的道理 也許是因為我已經見過蠻多生死的劇情吧

    變強吧!阿廣!

    謝謝你把這麼棒的經歷寫出來!

    推啊 這不推可不行呢!
  • 謝謝祐如此用心的回應啊^^

    命運,可以選擇接受,或是面對!

    姚念廣 於 2014/12/21 06:58 回覆

  • 費甌娜の綺麗世界
  • 保護自己..別受傷讓家人擔心~^^有了慘痛的經驗凡事都要小心喔..
  • 現在我都很愛惜身體的^^

    姚念廣 於 2014/12/21 06:46 回覆

  • 沐恩
  • 我妹妹也曾是網膜剝離
    也是宣判要手術
    然後突然自己好了
    那是我少數感受到上帝的強烈經驗
  • 自己好了!!!也太令我羨慕了吧!

    姚念廣 於 2014/12/21 06:46 回覆

  • Sherry
  • 光聽阿廣描述就覺得很恐怖~~
    不過畢竟現在度過了,雖然有點差異,不過總算是挺過來了~~~
    辛苦了,加油!!!
  • 對啊,挺過來以後,就有現在的阿廣誕生了!

    姚念廣 於 2014/12/21 06:45 回覆

  • Misa
  • 手術真的好可怕唷!!!
    而且還看的到一舉一動....
    不過還是挺過來了
    真的好佩服阿廣唷!!!!!
  • 手術過程非常痛苦
    希望不要再發生了

    姚念廣 於 2014/12/22 07:57 回覆

  • 語天
  • 只看見黑暗的世界 才讓人珍惜看見光的時刻
    謝謝阿廣分享自己的經驗~~
    警惕大家真的要好好保護自己的眼睛~
  • 嗯,那經歷很可怕,希望大家永遠不要碰到。

    姚念廣 於 2014/12/22 07:56 回覆

  • Joanne
  • 好可怕喔~~
    晩安~
  • 要好好保護眼睛

    姚念廣 於 2014/12/22 07:52 回覆

  • 鳥之風景
  • 可怕的經歷耶~~
    長輩常常說, 健康就是財富, 看過阿廣的文章,
    更認同這句話
    保護眼睛, 一起加油喔^V^
  • 失去光明的恐懼
    不想再有第二次了

    姚念廣 於 2014/12/23 08:26 回覆

  • 糊塗宅媽
  • 很佩服你走過那段黑暗期
    努力積極的創造自己的一片天
  • 很開心可以重見光明!

    姚念廣 於 2014/12/23 08:2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