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l

天堂

天堂

文/愛麗絲維維.圖/御宅族阿廣


他倆第一次見面是在醫院,他正在追求裡面的一個護士,被拒絕後垂頭喪氣坐在候診區的座椅上。

「妳喜歡她啊?」她剛好看到了他被拒絕的那幕。

他轉過頭,看了看身邊坐位上的女孩,心情不好的他不想和陌生人說話。

「下次來的時候帶束花吧!」身邊的女孩又說了,說完女孩就離開了。


這一次他聽了女孩的話,帶了花來,是百合,但還是被拒絕,因為護士不喜歡百合,他拿著花,再次垂頭喪氣坐在候診區的座椅上。

「她不喜歡嗎?」他沒注意女孩何時在身旁坐下。

「嗯!」他無奈的點頭。

「那送給我吧!」女孩望著他「可以嗎?」

反正是束沒人要的花,本來打算丟垃圾桶,現在有人接收,也算是延長花的美麗期限,於是他將花送給了女孩。

女孩拿著花走進了1026號病房裡,他好奇的跟了進去,女孩將花放在矮櫃上,拿了一個500CC的玻璃杯,轉身看見他。

「幫我裝點水!」女孩將杯子遞給他。

從盥洗室出來後,將裝了水的杯子放在矮櫃上,「妳……住這?」他好奇的問。

「是啊!」女孩語氣淡然。

「妳是病人?」他又問。

「嗯!不像吧?」女孩轉動著大眼珠「其實我是為了逃離這個世界才裝病的。」

「什麼病?」他不理會女孩的玩笑。

女孩無趣的轉身將花放進玻璃杯裡「不是什麼大病,過一陣子就可以出院。」

「喔!」他轉身要離開。

「欸!下次來的時候,帶支冰棒吧!」

「嗯!」他隨便應了一聲就離開了病房。


幾天過去,他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買了支冰棒吃,降降夏天藏匿身體裡的酷熱,咬了一口,突然想起女孩提起冰棒的事,又折回便利商店買了支冰棒,直接往醫院去。

「你來了?」女孩正坐在床上看書。

「給妳!」他將冰棒遞給女孩,然後拿起放在一旁的書,是一本旅遊書,介紹各地好玩的地方。

「打算出院之後好好的玩一玩!」女孩說完咬了一口冰棒。

他沈默的看著女孩吃冰,然後又無聊的看著窗戶外城市黑夜流動的光影。

「現在放暑假了……外面很熱吧!」女孩突然問。

「熱的不得了。」他說。

「夏天的海邊最好玩了,陽光、沙灘……」女孩喃喃的自言自語。

「等出院就可以好好去玩了不是嗎?」

「嗯!是啊!」女孩沮喪的臉突然露出了笑容。

他起身打算回家,今晚有球賽,他可不能錯過。

「下次來的時候帶張蘇打綠的CD吧!」女孩說。

就那麼剛好,他就是有一張蘇打綠的CD,也是唯一的一張。


一個星期後,再次前往醫院,並將CD交給女孩。

「什麼時候出院?」他終於忍不住好奇,看樣子應該不需要在醫院久住。

「等我想出院的時候囉!」女孩將CD放進隨身聽裡。

「如果來的及,帶妳去沙灘,這星期和朋友約好去衝浪。」他說。

「你會衝浪?」

「剛開始學,想利用這個夏天多練習。」

一講到衝浪,他便淘淘不決,滿口說的都關於衝浪。

時間過的很快,他準備要回家了。

「下次來的時候要帶什麼?」他走了幾步突然回頭。

「如果可以的話……帶些沙灘的沙來!」

再來的時候,他先去了護理站一趟,小護士一看到她便面露不悅。

「不是叫你不要再來了嗎?」

「我只是想問……1026號房的病人是什麼病?」

小護士遲疑了一下問「你朋友?」

「嗯!」

「白血病!」他在腦中思索這個名詞,小護士又說了「也就是俗稱的血癌。」


他離開了護理站,往病房走,病房裡沒有人,女孩不在病房裡,他等了一會,聽到走廊傳來女孩的聲音,接著就看見一個中年婦女推著坐在輪椅上的女孩進了病房。

女孩見到他後楞了一下,蒼白的臉隨即露出笑容「你來了啊?」然後又對他說「這是我媽媽!」

「伯……母……妳好!」他尷尬的結巴。

「那個……是給我的吧?」她指著他手中裝滿沙的玻璃瓶。

「呃……嗯!」他將瓶子拿給女孩。

「謝謝!」女孩接過瓶子,在手中搖了搖。

女孩的媽媽走了過來「要不要躺一下?」她問女孩,女孩搖了搖頭。

媽媽又說了「那靠著休息吧!」並將枕頭直立放在床頭,這次女孩乖乖聽話了。

女孩顯的很虛弱,面頰及雙唇全無血色,卻極力表現充滿元氣,女孩的媽媽拿了水杯,「我去倒水!」

「我來吧!」他接過女孩媽媽手中的水杯往茶水間去。

「她剛做完化療!」女孩媽媽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這次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出院!」

他沈默看著眼前眼略顯疲態的老婦,不知該說些什麼。

「我去樓下走走,你陪她吧!」老婦擦了眼角的淚水便轉身離去。


「喝點水!」他將水杯遞給靠在床頭的女孩。

「謝謝!」女孩只喝了一口便將水杯放在一旁的矮櫃上。

這個時候,好像應該說些什麼,但他不想說「要堅強!加油!」之類老套的詞彙。

「我還有好多事沒有做,還有好多想嚐試的!」女孩望著遙遠的前方「沒穿過學士服、沒穿著夾腳拖鞋逛夜市、沒穿著比基尼在沙灘上日光浴、沒牽過男生的手、沒談過戀愛……」

「這有什麼困難,我幫妳搞定!」他故做若無其事。

「真的?」女孩雙眼圓睜。

「嗯!」他想了一下又說「不過談戀愛……我就沒辦法了。」

病房內再次沈默……


這天下班後他直接前往醫院,將手中的學士服亮在女孩眼前,女孩開心的笑了,她換上學士服,戴上學士帽,煞有其事的坐在椅子上拍下這張照片,他將照片洗了出來,加上相框,放在女孩病房內的矮櫃上。

他取得女孩父母和主治醫師的同意,要幫助女孩完成這些心願。

「穿上它!」他拿出一雙粉紅色的夾腳拖鞋。

女孩開心的穿上了拖鞋,和他一起往夜市出發,他特地多準備了一頂安全帽,女孩坐在後座,伸出手環抱著他的腰,她想,假裝戀愛也好。

他們開心的手牽手從夜市頭走到夜市尾,也吃了很多好吃的,然後他將女孩又送回醫院。

「早點睡!」他叮嚀著。

「嗯!謝謝!再見!」

今晚,女孩滿足的沈睡在美夢中。


第二個禮拜的星期六,他帶女孩到他衝浪的那個沙灘,女孩將外衣脫下,穿著比基尼趴在浴巾上。

「幫我塗!」女孩將防曬油交給他。

這是他第一次幫人擦防曬油,笨拙的完成了任務,便和朋友去衝浪,女孩則享受著她的日光浴,太陽下山時,兩人都黑了一圈。

女孩開心的回到了醫院,並期待著下次的約會。

之後,他還帶著女孩去了很多地方,一到週末假日,他就會來到醫院,這已經變成他的習慣,即便沒有離開醫院,他也會在那待上一整天。


這次化療後,他要給女孩一個不一樣的假日,打算帶女孩去看日出,迫不及待的想把這個計劃告訴女孩。

第一時間衝出電梯,差點撞到人,他連忙道歉「對不起!」然後頭也不回的往病房跑。

「等一下!那個……」他回頭才發現是小護士,「這個星期……我有空……」小護士靦腆的說。

「對不起!我……沒空!」他說完頭也不回的跑進了1026號病房。

女孩剛做完化療,頭髮又掉了許多,看他來了,拿起一旁的帽子戴上,虛弱的對他微笑。

他將看日出的計劃告訴女孩,女孩開心的笑了,但一旁女孩的父母卻反對,他們擔心女兒在外面過夜,沒有專業醫護人員照顧女兒的安危。

女孩顯的很失望,最後他尋求主治醫師的意見,女孩的父母才終於同意。

「有什麼想做的事,趁現在去做吧!」這是醫師最後說的話。

於是他們帶了簡單的行李、保暖衣物、藥,便上山了,當晚他們在小木屋前的階梯上看月亮。


他將外套披在女孩身上「天氣涼了!」他說。

女孩抬起頭看天上的月亮「從沒發現月亮可以這麼亮!」月光灑在女孩的臉上。

他在女孩身邊坐下,女孩突然語帶莞爾的說「下山後我要去買頂假髮。」

「我買給妳,要長髮還是短髮?」他問。

「都要!」女孩回答。

「好!二種都買!」他微笑後靜默。

女孩的雙眸因月光而瑩亮,他望著女孩,親吻她的唇,女孩吃驚的睜大雙眼,輕撫自己的嘴唇「這是我的初吻……」,女孩還沒回神,他再次吻上她的唇,這一次,他吻的用力、深沈,觸動女孩的心弦。

「這……就是愛情嗎?」女孩依偎在他懷裡。

「我愛妳!」他說。

女孩流下淚「為什麼我只感到心痛?為什麼要愛上我?剩下你一個人該怎麼辦?」

他緊緊抱著女孩,直到女孩在他懷中睡著,才將女孩抱進房裡。


第二天,天還沒亮,兩人便出發看日出,走了一段路後到達日出地點,他們坐在大石頭上,他緊緊握著女孩的手,深怕沒有更多機會可觸摸到她,愛上女孩實在也是他始料未及的事。

女孩累了,靠在他肩上閉上眼,等待日出出現。日出在時間中倒數,如同他們之間倒數計時的愛情。

天微微亮了,女孩睜開眼,她看見日出,笑了,想到第一次的日出可能也是最後一次,她哭了。

女孩緊緊抱著身邊的他,「謝謝你!我愛你!還有……抱歉要留下你一個人。」女孩的淚終於潰堤「我不想死!我捨不得你……」

他什麼也沒說,只是緊緊和女孩相擁,和女孩一樣淚流滿面。


回到醫院後,女孩的病情每下愈況,身體極度虛弱,醒著的時間愈來愈少,有時候甚至整天都在睡,他也安靜的陪在一旁。

他一直記得要幫女孩買假髮,下午請了假,特地到店裡挑選,長的、短的,另外又選了一頂捲髮,女孩一定會很高興,也心裡這麼想,走出店門口時,接起響著的手機後急急忙忙趕到醫院。

當他趕到醫院時,女孩的媽媽扶著牆掩面痛哭,而他只看見躺在病床上,美的不能再美的女孩,他拿出假髮為女孩戴上,他知道,從此,女孩再也不會消失在他的生命裡。

女孩的媽媽將女孩留下的東西留給了他,一朵百合乾燥花、冰棒棍、蘇打綠的CD、一瓶沙、學士照、夾腳拖鞋、防曬油……看著這些,他紅了眼,有了這些,就足夠了,這些回憶足夠他度過漫長的冬日。

end

    姚念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