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l

3_03-3

本作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鬼島服務業》第三章 鬼島手札(3)蜥蝪種族的阿威

圖文/御宅族阿廣

 

蜥蝪種族的阿威

 

「早安!」

「早啊!」部份員工回應念廣。

「早安啊!阿廣!」蜥蝪種族的阿威,用特別有精神又爽朗跟他兇狠嚴肅外表非常違和的聲音跟念廣打招呼。

「阿威師傅早!」念廣開心笑著的回應。

  每次一看到阿威師傅,念廣的臉就會自然的露出笑容,因為他是念廣很尊敬也很喜歡的同事。

  每天到點心坊上班,公司沒有硬性規定要打招呼,這裡的員工也不是每個上班都會和大家打招呼,例如河馬半獸人阿芳。雖然沒有規定,但我認為打招呼是很重要的禮貌,不管是不是在職場,任何場所都一樣,所以不管我發生了什麼事,心情再怎麼不好,好像烏雲密布一樣糟透了,也會在一進店裡的那一刻和大家說聲早安或午安,就算有人完全不鳥我,例如河馬半獸人阿芳,我還是會跟大家打招呼。

  河馬半獸人族跟愛夜血族是世仇,但愛夜血族並沒有把他們當成世仇,很正常的跟他們相處。但河馬半獸人不管怎樣都一定把愛夜血族當世仇,不管如何都要找機會對付愛夜血族,用任何的手段。

  在點心坊工作發生很多事,有開心的;有甜蜜的;有痛苦的;有無聊的。很多的時候,不管是面對客人或是同事,其實臉上的笑容都跟掛著假笑的面具一樣,皮笑肉不笑的,但不知道為什麼,阿威師傅總是能讓我擺脫面具,發自內心綻放笑容。

  我一直都記得我第一次遇見阿威師傅的恐懼,我其實對他第一印象是不好的,因為他有著兇猛的外表。阿威師傅是綠皮的蜥蝪種族,也就是蜥蝪人,身高有185公分左右,右眼附近有一條刀疤,穿著深黑色的廚師服,與其它麵包師傅穿的全白顏色不一樣,讓身為點心坊主廚的他非常突出。但沒想到第一印象最差的人,竟然會是我日後在這裡最尊敬也最喜歡的同事,即使最後我離開了這家店,也是會一直掛心的他的近況,他跟我的關係與其說像是朋友,不如像是老大哥與小老弟那樣的感覺。

 

  新人時期,我在中午的休息時間吃飯,因為公司的休息室同時也就是廚房,吃飯也是在這邊吃,所以會有旁邊師傅在做麵包,就像汽車修理員隨身帶著扳手一般自然,然後你可以邊吃邊看,好像在看美食節目的實境秀那樣。

「你說你叫念廣?」在不鏽鋼板上幫麵包做造型的主廚阿威主動向新人念廣搭話。

「嗯……也可以叫我阿廣,有些人都這樣叫我。」念廣有點緊張的回答。

  嗚哇,我第一印象最差的人,竟然跟我主動搭話了!但怎麼說他也是主廚,小心應對吧……

「今年幾歲了呀?」

「23歲。」

「真年輕呢,喈喈喈……」阿威發出了充滿個人風格的笑聲。

「嗯,我剛畢業,呵呵。」

「那你猜我幾歲?」

「應該不到30歲吧?」

  我最好看的出來蜥蝪人會是幾歲啦!不管了,反正一定比我大,隨便說一個!

「嗶嗶!答錯,我33歲囉!喈喈喈!」阿威用跟兇狠外表非常違和的裝可愛口氣回答。

「是喔,那師傅你保養很好」念廣眉毛變成八字苦笑著回應。

「沒有啦,哈!對了,你怎麼會想來我們這邊當外場正職?」

「我想說我大學是學休閒管理的,美食餐飲也是其中一環,我自己本身也愛美食,所以就決定走餐飲業了。不過我知道自己的廚藝是比不上原本就是決心走料理人之道的人們,所以一開始就放棄內場選擇外場,從基層服務做起,往經理人發展,期待日後可以學習管理方面的事務。」

  其實我沒有完全說真話,選擇這工作最主要的一個原因,就是我不需要放太多的能量在這裡面,因為這不是我最喜歡的工作。我是屬於碰到最喜歡的事,就會用盡一切心力和能量,要把那件事做到極限的那種人,而我最喜歡是寫作,但是寫作現階段沒辦法讓我可以對經濟無憂慮,所以我必須工作。既然決定要工作,那就要選擇不是最喜歡的工作,所以只要跟寫作有關的都不從事,這樣我才可以把能量留到工作之餘的創作上面。選擇這份點心坊工作,只要認真用心做,不用把所有的能量都放入就可以做好,這才是我選這份工作的原因。至於日後學習管理方面這件事,也就是升主管級的意思,只不過是我為了面試成功的話術罷了,我才沒打算升主管級,因為我不想多浪費任何一點能量給予這份工作。

「那你以前有做過什麼工作?打工之類的?」

「喔,我有三年的打工經驗,短期的做了倉庫管理、插畫和文字接案,長期的話就是在大學教授的研究室當工讀生,這些是同時進行的,但都沒有互相衝突。」

「那你還挺拼的嘛,一次做那麼多打工。」

「還好啦,當時只是想要靠自己多賺一點生活費而已,沒有想太多。」

「如果外場做膩的話,有沒有興趣做麵包?有的話,來!轉內場,我教你!喈喈喈……」阿威兇狠的臉露出了違和的笑容,笑容之中看見了滿嘴尖牙。

「謝謝師傅,暫時沒有這個打算,呵呵呵……」

「來,這個麵包請你吃!」

  阿威拿了一個看起來很像面具,但是臉孔很兇狠的麵包給念廣,那個麵包比念廣的臉還大,厚度有2公分。

「這個叫作什麼麵包呀?」

「叫作鬼面,是我的得意之作,試試看吧!」

  喔喔喔!是主廚開發的麵包,試看看吧!

「喀滋!」

  嗯~麵包的餅皮外脆內酥軟,口味是鹹的,配著鑲在麵包上的黑橄欖、酸豆、醃漬番茄、大蒜和碎雞肉,嚼的時候還可以咬到天然海鹽的顆粒感,真是非常的好吃,而且又有獨特的香氣呀!

「師傅,這個好好吃喔!是我目前吃到最好吃的麵包!」

「好吃吧!因為是我開發的呀!喈喈喈!」

  從這一次初次閒聊之後,之後阿威師傅總是會找一堆奇奇怪怪的話題來找我搭話,天氣可以聊,然後時事可以聊,就連拉肚子大便這回事都可以聊!我漸漸感受到,其實,阿威師傅在幫我更快速的渡過新人對環境不熟悉的時期,讓我趕快融入這裡,我感受的到他的用心。

 

  工作了一陣子,有一段時間,我和部份工讀生在職場上,被可怕的同事河馬半獸人阿芳給多方攻擊,身心感到疲倦,即使黑企鵝店長和大部份同事都有給予河馬半獸人阿芳工作上的教訓或是冷漠對待,讓她不要太過份,但她變得開始會在人前裝乖,然後來陰的!之後還跟另一個同事猴怪小風聯合,集結小團體,比之前更可怕!讓我有了乾脆離職的想法,反正這邊的薪資福利很爛,對於只求一份穩定工作的我來說,無所謂,再換一個工作就好了,不需要為了工作而感到不愉快。這時,阿威師傅感覺到了,然後給了我鼓勵,用他笨拙的方式。

「阿廣,下班有事嗎?」阿威問道。

「嗯?沒有耶,就回家寫作追夢而已。」

  阿威知道念廣的夢想是成為作家。

「那你下班先不要走,在二樓等我一下。」

「喔,好呀。」

  阿威師傅有什麼事嗎?

  二樓指的是店面的樓上,這裡是包材和貨物囤積的地方,也是阿威師傅住的地方,有著木質感的地板。客廳部份放囤積的物品,然後角落有電腦桌和一臺電腦,電腦桌後方是一塊大黑板,上面有著阿威師傅在構思的新麵包想法,寫著製作時間、製作原料和售價預估。

「阿廣,抱歉讓你等我。」阿威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

「不會不會!」

  說完,阿威從自己的房間拿出了一把鋒利的刀,刀有如波浪般的花紋,約25公分長。

「來,阿廣,這把刀送你!這是名為「堅韌」的刀!」

「噫?為什麼?這麼突然!」念廣有點驚訝的回答。

「你要是不收這把刀的話,我就把它融掉!」

「好啦!好啦!我收下就是了!謝謝阿威師傅!」

「喈喈喈!」

「但是,請師傅務必告訴我理由!」念廣堅定的看著阿威說道。

「喔,好呀,是這樣的,收集刀從以前開始就是我的興趣,我喜歡刀,因為每一把刀,都是經過千錘百鍊,才有機會從礦石變成銳利精工的刀!變成獨一無二的藝術傑作!而人也是如此呀!阿廣!」

「喔……」

「所以,即使現階段受到了挫折,也不要氣餒,因為會越挫越銳利!做人只要行得正,坐得直,什麼都不用怕!知道嗎?」

「嗯,謝謝師傅。」念廣微笑著回答。

  原來阿威師傅是想要鼓勵我呀,呵呵呵。

  受到阿威師傅的鼓勵,念廣決定把河馬半獸人阿芳的職場攻擊,當成是一種寶貴的學習。以前學生時代打工過三年的念廣,從來沒有被職場的同事攻擊的經驗,遇到的都是很棒很好的人們,這一次的機會,換個角度想想,非常特別,是個學習的機會。之後,一方面念廣把注意力集中在工作上,盡量不理或閃躲阿芳的攻擊。另一方面阿威用主廚的身份罩著念廣,讓阿芳在平常不敢太過份,但阿芳還是會想盡辦法找機會就是了,畢竟阿威是內場人員,不是外場人員,沒辦法一直保護念廣。

 

  念廣在北都天龍點心坊待了兩年以後,最後還是離職了,但是原因跟河馬半獸人阿芳的職場攻擊無關,而是因為老闆要求全體員工多放假,然後還要減薪,原本福利就很爛了,還要變更爛,讓念廣決定退出。最後要離職走人的那一個月,阿芳的暗箭明槍的攻勢越來越誇張,念廣其實很多次都想把制服丟在地上,就直接走人,但顧慮到對自己不錯的黑企鵝店長,所以一直忍耐到跟店長約好的最後一天,才把制服歸還,然後離職。

  啊,在這邊工作,其實還挺不錯的,雖然福利爛爆了!雖然有超可怕的同事河馬半獸人阿芳!但每天有很多機會可以吃到好吃的美食,有很多可愛的工讀生同事,有不少特別的客人,有照顧我的同事…..唉,人生就是這樣吧,再找一份新工作吧,之前離職的犬犬人阿幼,在離職前介紹的尼本式料理店待遇很不錯,可以往那方向去試試。

「店長,謝謝,再見囉!」

「阿廣,加油喔!」

  做完最後一天離職的念廣,伴隨著夏日的黃昏,漫步在回家的路上,帶著面有所思的臉。

「喂,阿廣!」

「嗯?」

  念廣回過頭找尋聲音的方向,是阿威!

「今天,剛好順路,你離職的這一天,一起走一段吧!我現在剛好下班!」

「嗯,好呀,以後說不定沒辦法這樣邊走邊聊天了呢,呵呵。」

  念廣和阿威一同走一段路。

「你想好之後要做什麼了嗎?」

「嗯,大概有譜了,應該會去之前離職的阿幼所推薦的店工作吧!然後工作之餘持續寫作,努力實踐夢想這樣。」

「是喔,有想法就好,喈喈喈!」

「呵呵呵。」

「對了,你猜猜看我做麵包這一行多久了?」

「嗯?難道師傅你不是從小學徒做起嗎?」

「才不是呢,我做過不少工作呢,呵呵!」

「喔?真的嗎?」

「我最早是在酒店工作,原本是要當圍事人員,就是負責處理糾紛的,但後來店裡人手不足,讓我有了機會下去當服務員。當服務員不錯,當時經濟不像現在這樣差,我光是拿小費和紅包,每個月就有幾萬的收入,比現在當主廚還賺呢!喈喈喈!」

「嗯,收入不錯呀,那怎麼沒繼續下去?」

「那種地方雖然賺錢,但是危險,因為你要跟各種人打交道,服務他們,一個不小心,命可能都會不見!」

「嗯,那裡確實很危險!」

「而且,日夜不正常,沒有辦法好好吃飯和休息,久了以後,我有一次在上班時昏倒了!然後被醫生警告,再這樣下去身體會搞壞掉,所以就決定換工作了。」

「其實我認為除非有必要,有不可抗拒的因素,不然為了賺錢過度操勞是很不智的行為。」

「對呀,所以我第二份工作,就去當學校白天的警衛,準時上班,準時下班,薪水普通但穩定。」

「我想壞人看到師傅,應該都會被嚇跑了吧,哈哈哈!」

「喈喈喈!不過這份工作沒有做很久,我就離職了。」

「為什麼?」

「因為太無聊了!每天在門口,看著窗口外一成不變的景色,沒有什麼成就感,我受不了。」

「這樣呀,無聊確實也會變成離職的原因。」

「然後我就換了第三份工作,鮮奶油業務員!」

「喔!這個就跟現在的工作性質稍微接近了!」

「嘿呀,而且因為在酒店當過服務生的關係,我的嘴皮功力修鍊的不錯,很快的,我就升上了區經理。」

「師傅厲害喔!不愧是師傅!」

「但是做了三年後,經濟開始不景氣,許多據點都收起來了,員工也開始被裁員。當時,總公司給我兩條路,一是減薪然後去南都工作,二是接受公司的裁員。我是出身自南都的人,我認為我還沒到可以榮耀回家鄉工作的地步,我還沒有做出讓我覺得我是很成功的事情,於是我接受了裁員。」

「經濟不景氣真是可怕呀!都已經做到了區經理還是有機會會被裁員呢……」

「對呀,然後就在我準備找下一份工作的時候,我受到了以前的鮮奶油客戶的邀請,也就是現在的北都天龍點心坊,邀請我去試試看做麵包師傅。當時,他們開幕沒多久,極需人手,然後我想說我現在失業,去做做無妨,不行的話大不了再找下一份工作就好了。」

「嗯,原來是這樣。」

「在學習做麵包的過程,看到自己花時間和精神做的麵包,在經過烘烤後,呈現了藝術般的形態,讓我非常的愉快!而且,看到一個個精心製作的麵包,被喜歡麵包的人買回家去吃,買的光光的,再看到客人因為我的麵包而說出「好吃!」,或是顯露出笑容,就讓我覺得非常有成就感!有成就感就不會覺得無聊,我做出了興趣,然後就一天比一天的更努力。三年以後,我就接棒了主廚的位置,然後就一直做到現在,算一算,我也在北都天龍點心坊待了六年呢。

「厲害!完全沒學過的東西,可以做到之後當主廚,相信師傅背後是非常用心和努力的。」

「所以呀,我悟出了一個道理!」

「什麼道理?」

「就是人生沒有任何事情是白費功夫的!每一件事都有他的意義存在!雖然前面三份工作和我現在的麵包師傅工作,感覺性質好像離很遠,但是!如果我沒當過酒店服務員,我就沒機會訓練我的口才,讓我日後可以去做業務的區經理。如果我沒有當過學校警衛,我就沒機會知道自己是一個無法忍受無聊的人,讓我找到了自己的特性。如果我沒有當過業務員,我就沒機會再進而認識北都天龍點心坊的老闆,進一步成為麵包師傅。一切的一切,我認為都是環環相扣的,都是有意義的。」

「有道理!」

「所以呀,阿廣,就算離開了這裡,相信在這邊的經驗以後會幫上你的忙,讓你離你的夢想更接近的!」

「謝謝阿威師傅的鼓勵!呵呵!」

  走著走著,兩人到了車站前。

「啊,差不多了,一路順風吧!阿廣!有空再回來吃我做的鬼面麵包吧!」

「嗯,師傅再見!多保重!」

  念廣帶著溫暖的心,向阿威揮了揮手道別,然後轉身踏進了車站,更有力量的往前方未知的道路邁進,帶著笑容。

待續…

 鬼島服務業_00

end

    姚念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